来源:中国民俗文化网  作者:佚名

  游员外年过半百,尚膝下无子。一天清晨,他发现一只受伤的白鹭躺在院中呻吟,忙将它救起,细心调理,直到那鹭儿彻底康复才将它放飞。当天夜里,游员外做了一个梦:那白鹭驮回一个粉雕玉琢般的男童。后来,游夫人竟真的生了一个男孩,取名少鸿。

  鹭仙时光荏苒,转瞬间十八年过去了,少鸿已长成一个俊小伙。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,可少鸿一概不为所动。见爹娘满面愁云,少鸿便道出心中秘密:早在半年前,他的整颗心就被一位姑娘占据了。她冰肌雪肤,花容月貌,一身白裙更将她衬托得超凡脱俗。在无数次梦境中,他俩含情脉脉地携手登舟,游弋于一碧万顷、涟漪潋滟的湖上……尽管那女子只在梦中来去,少鸿仍坚信,在一个遥远而美丽的地方,确实有这样一位女子在痴心等待自己。

  游员外夫妇听了,惊诧不已。没过几日,游夫人偶感风寒竟致奇疾,请了多少郎中都束手无策。一天夜里,那女子又现身于少鸿梦中,将一只玉瓶放下便飘然而去。少鸿醒来,惊喜地看到梦中之瓶,便直奔父母房中。游夫人饮下瓶中之水后,顿时神清气爽。翌日,少鸿给父母留下一封信后便悄悄离家,寻觅梦中的姑娘去了。

  少鸿凭着直觉向北行来,尽管一路风餐露宿,可他并不感到累,冥冥中似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支撑着他。一天黄昏,少鸿正在一条江边小憩,突然看到一个黄衫女子滑落江中。他不假思索即下水救人,可惜他的水性并不好,转瞬间,连自己都被江水吞没,渐渐地失去知觉……

  少鸿醒来时,发现那黄衫女子正守在自己榻前。他正感到奇怪,那女子开口道:“我叫鹂儿,刚才只是试你一试,鹭仙相中的果然是个仁义君子。”接着,拿出一方白绫汗巾道:“这是鹭仙托我交给你的。”少鸿茫然不解:“鹭仙……谁是鹭仙呀?”鹂儿并不明说,只顽皮一笑。少鸿一时有些不知所措,直到将鼻子凑到汗巾上嗅了嗅,他才明白了一切。那特殊的芳香,正是他魂牵梦萦的、再熟悉不过的味道啊!他已明白鹭仙便是梦中爱侣,不免大喜过望,急切地问:“快告诉我,鹭仙在哪?鹭仙在哪……”鹂儿见少鸿如此,眼中掠过一丝不忍,随即将鹭仙的处境如实相告:“就在你醒来的前一刻,鹭仙已被北冥神君的人带走了。北冥神君早就对小蓬莱虎视眈眈,原想大开杀戒将这里据为己有的,后来垂涎鹭仙的美貌才改变计划。为了保卫家园、拯救大家,鹭仙的父亲不得不忍痛答应北冥神君的条件……”少鸿听了,难过极了。

  少鸿告别鹂儿之后,继续北上,一路上历尽千辛万苦,最后盘缠用尽,沦为乞丐。这天傍晚,他来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小镇,看到一个白发婆婆抚着一具壮汉尸体哀哭。原来死者是老妇的独子,被北冥神君掳去建造宫殿而活活累死。少鸿十分同情老妇,同时更对北冥神君恨之入骨。

  沿着老妇指点的方向,少鸿继续向北前行。又走了两日,他离北冥神君的府邸越来越近,而一路上看到的死尸也越来越多。渐渐地,少鸿望到了一片高大森严的楼阁,那围墙外的正门上写着“北冥神府”几个大字。少鸿恨不得立刻插翅飞进去,可是他被粗暴的侍卫硬生生地挡在了外面。就在少鸿无计可施之际,只觉眼前白光一闪,便多出一个白发婆婆来。少鸿大吃一惊,竟是两天前见过的那位老妇!那婆婆看出少鸿的疑惑,便告诉他说:“孩子,我是这里的土地婆婆,我是被你的真情感动的呀!”说完,将一块红绸系在他的手臂上,轻轻念道:“去吧!”待游少鸿回过神来,他已置身于北冥神府之中。

|<< << < 1 2 > >> >>|


·上一篇文章:狐母智救爱女
·下一篇文章:妲己之死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http://www.6mj.com/news/shenhua/1915181526B1EKF23J963E8K3JJG78.htm


【相关内容】

鱼姑娘的传说故事

佚名


七月半的传说故事

佚名


贴春联的传说故事

佚名


重阳节的神话传说故事

佚名


羌族传说故事:莎朗舞的来历

佚名


羌族传说故事:“云云鞋”的传世故事

佚名


羌族传说故事:羌戈大战的史诗故事

佚名


羌族传说故事:木姐珠和斗安珠的爱情故事

佚名


含羞草的民间传说故事

佚名


春节的传说故事

佚名